为结婚生娃操碎心:日本设专门机构促民众婚育


 发布时间:2021-03-02 14:23:31

安倍3月19日出席咨询小组会议时建议,重新考量阻碍妇女增加工作时间的制度;在现有制度下她们可能要多缴税,也可能无法从丈夫的保险和养老金计划中受惠。日本政府也希望,享用有薪年假的雇员的人数,能从目前占总数的47%增加到70%,而到2020年妇女生育后回返工作岗位的比率能从目前的38

另一名政府议员兰明(Andrew Laming)表示希望政府能在考虑该计划是否应具体落实之前,先通过受阻的财案措施。他还对工党对新妈妈给出18周最低薪酬的方案表示赞赏。阿博特周二指出,他承诺在第二次联邦大选时还会提出这一政策,同时还批评了那些在联盟党执政后对该政策提出疑虑的议员。他称,议员可自由地发表他们觉得令人失望的事,但“党内的任何人发表的观点不必和我的一致,不过所表达的意见或建议应以遵守我的这项决议为前提”。克里斯滕森已表示将对这一计划投弃权票,昆州参议员麦当诺此前也指出将投弃权或反对票。尽管有些议员私底下已表示希望带有对大企业开征新税的带薪育儿假计划夭折,但阿博特强调不希望在打破修改《种族歧视法》这一大选的承诺后再一次令民众失望。(实习编辑:李端阳 审核:谭利娅)。

中新网12月18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为促进女性活跃,日本警察厅18日制定新计划,写入新录取职员(不包括地方辖区警察局和皇宫警察总部)中女性比例高于30%的目标。据悉,该计划中还提出推进“兼顾工作与育儿护理”,将男性取得育儿休假的比例提升至10%以上(2013年度为2.1%)。新计划的实施期间为2015年1月至2021年3月。日本政府10月制定了促进女性国家公务员活跃的方针,要求各部门敲定具体的数值目标。

听说过“双职工父母”,也听说过“全职妈妈”,现在在英国,又悄然流行起一种新的家庭模式,我们不妨起名叫做“倒班父母”。这是为了应对日益上涨的育儿成本而出现的一种既能赚钱养家,又能兼顾带孩子的相处方式。即夫妻双方将自己的工作安排成“倒班制”,比如一人白天工作,另一人上夜班,这样总有一位家长呆在家中照顾孩子。英国卫报和一家父母网站调查发现,有几乎1/5的父母正在或者计划过倒班生活以降低育儿成本,每年约节省平均1.17万英镑。但是这也意味着全家团聚的时间大大减少,专家提醒,这样的安排不利于婚姻,健康以及职业前景。而且,作为第一代“倒班父母”的孩子,尚不明确这样的生活对他们的心理或生理有无不良影响。

据日本新华侨报网10月28日消息,目前,日本现行制度规定,民众在育儿休假期间获得的补贴为休假前工资的50%。由于担心家庭收入减少,日本男性获得育儿休假比例不足2%。为支援育儿,近日,日本政府拟调整制度,上调育儿补贴发放比例。据日本《读卖新闻》消息,近日,日本厚生劳动省考虑调整育儿休假补贴制度,将民众最初半年内的“育儿休假补贴”由休假前工资的50%上调至67%。日本厚生劳动省此举致力于支援育儿,使夫妇二人更容易获得育儿休假。

据新华国际客户端了解,由于日本妇女婚后继续工作的情况在增多,而日本家庭通常没有长辈带孙辈,所以对保育设施的需求也随之增加,逐渐成为一个社会问题。1994年日本政府就提出了“天使计划”,完善保育服务制度,2001年日本政府制定了“待机儿童0作战”计划,2004年又提出了“儿童、育儿支援计划”。2014年日本全国的待机儿童还有2万多人,虽然这一数字并不大,但并没有完全解除父母的后顾之忧,日本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仍然在想方设法为育儿父母提供更多的后援。

中新网8月18日电 据韩媒报道,韩国雇佣劳动部18日公布的一份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休育儿假的男职工达到2212万人,较去年同期猛增40.6%。这些男职工在休育儿假的整体职工中所占比重首次突破5%大关,达到5.1%,较去年同期的4.2%大幅提升。同期,休育儿假的上班族由3.7373万人增至4.3272万人,增幅达15.8%。休育儿假的男职工中55.7%在大企业(职员人员在300人以上)工作,64.5%在首尔和京畿道地区工作。韩国雇佣劳动部一位负责人指出,虽然还有不少人对“爸爸休育儿假”持质疑态度,但休育儿假的男职工人数不断增加,这逐渐改变着大众对男性休育儿假的看法。作为父母,男性也应在家庭里承担育儿责任。

圣钥 迈世 奴隶

上一篇: 印度厕所严重不足 每天“粪量”可塞满16架波音客机

下一篇: 加拿大安大略省立法禁止驾驶人边开车边打手机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公司简介 |商务合作

Copyright © 2012-2020 十全海外网 版权所有 0.35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