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同盟强化升级 外因干扰现代化之路仍存曲折


 发布时间:2021-02-26 17:42:14

这正符合安倍要使日本成为政治和军事大国的图谋。因此,日美可谓一拍即合。关于日美新同盟关系将给亚太地区带来怎样影响的问题,吕耀东认为“有可能延缓亚太地区的区域合作与发展”。吕耀东指出,新版《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将允许日美在提升导弹防御能力、空间安全、网络安全等方面进行合作。例如要在亚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美期间,日美政府27日在纽约联合发布新版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允许日本武装力量在全球扮演更具进攻性的角色,将日美军事同盟的覆盖面从日本周边为主辐射到了全球。这是日美自1997年以来再次修订防卫合作指针。日本媒体透露,不同于上一次,此次修订主要由日本政府积极推动并主导修订内容。日本政府急于制定新指针,是安倍解除自卫队海外派兵制约、重塑日本军事和安保体制的重要一环,也是安倍有意打着日美同盟旗号、参与和干预国际地缘政治游戏,实现大国主义野心的工具。

当时修订的内容主要有三点:一旦朝鲜“有事”,(1)日美两国在主体行动中积极合力协作;(2)日本对于美军的行动予以支援;(3)在军事物资运营方面,日美进行合作。而此次日美两国军方认为,由于中国海军的“海洋战略”日益活跃,尤其是在东海地区的高压姿态越来越明显,不排除对尖阁列岛(即我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本网注)和冲绳附近的西南诸岛的侵攻,因此有必要针对中国修改“日美防卫合作指针”,以防不测。日本时事社发自华盛顿的分析说,日美两国决定对“日美防卫合作指针”进行新的修订,是基于对中国强化日美防卫合作,明确合作的内容。

而相关磋商应当在韩美、美日、韩美日之间进行。至于自卫队作战计划,韩日间无法进行相关讨论,但美日和韩美之间应就此交换意见。当地时间27日,美国国务卿克里和日本外务大臣岸田文雄在纽约举行外长防长“2+2会谈”,正式修改《美日防卫合作指针》。引人关注的是,现有《美日防卫合作指针》把日本自卫队对美国军事行动的支援范围定为日本“周边”,而新版《指针》删除相关描述,大幅扩大了自卫队的活动范围。韩国政府28日以外交部发言人的名义发表声明称,韩方高度关注新版《美日防卫合作指针》明确规定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时须尊重韩国等第三国的主权,并积极评价美日双方率先向韩方介绍修改内容,以及努力提高修改工作的透明度。

日本防卫大臣岸田文雄、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和美国国务卿克里、国防部长哈格尔等出席了会议。会后,上述4人联合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并发表了一份共同声明。声明称,为了强化在发生战事时的日美军事合作,有必要尽快修订1997年签署的日美防卫指针,并在未来1年的时间开展两国之间的协商谈判,就日美防卫指针的修订内容进行磋商,并寻求在2014年底前完成签署。报道特别指出,会议对于中国军事力量的大发展表示担忧,认为日美两国应该积极敦促中国提高军事透明性,遵守国际海洋行动规则。此外,日美两国政府还确认从今年12月起,把部署在冲绳县美军嘉手纳基地的P-3反潜巡逻机陆续更新换代为P-8。报道称,这将是P-8首次部署在美国以外的基地。

安倍政权计划明年提出和通过与行使集体自卫权相关的多部法律,强调加强日美同盟和日美防卫合作无疑将构成推动相关立法的绝佳借口。葬送战后和平主义分析指出,新指针出台后,号称“专守防卫”的日本自卫队今后将协同美军充当地区乃至世界警察,这意味着日本将彻底葬送战后和平主义。日本社民党前党首福岛瑞穗指出,鉴于现行法律禁止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在修法前把行使集体自卫权相关内容塞入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是一种违法行动,也是轻视立法机构和违背民主主义的做法。日本“生活党”干事长铃木克昌说,通过修订指针得以行使集体自卫权的话,意味着日本和平宪法之死。鉴于安倍政权的右翼色彩,日美军事同盟强化“全球性质”势必进一步加深周边国家对日本军事活动扩张的疑虑。齐旭 综合报道。

此次新指针的中间报告删除了“周边事态”这一地理上的限制,突出日美同盟的“全球性质”。二是两国合作领域的深化,两国承诺在网络空间、太空等领域的军事合作。三是放宽了日本行使武力的条件。旧版只允许日本在遭到直接攻击时行使“个别自卫权”;新版允许日本在未遭到攻击时也可行使集体自卫权。这些新变化的矛头直指中国,针对中国的倾向性明显。随着中国国际影响力的增强,日本和美国都有牵制中国的意愿。袁征:第一个特点是,美日同盟的深化和加强,这是和时代潮流不相符的。

韩方在会上表示,日本政府去年通过了修改宪法解释、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内阁决议案,韩方对日美防卫合作指针的修订和完善各项安保法制过程等保持高度关注。两国在当日的会议上讨论了修改指针、整顿安保法制等问题。此外,日本在当天的会议上提议举行韩日国防部长会谈。日本防卫相中谷元曾在4月10日表示,计划5月末于新加坡举行的亚洲安全保障会议上,与韩国国防部长韩民求举行会谈。韩国国防部相关人士表示:“将考虑多方条件,慎重探讨是否推进双边防长会谈”。韩国与日本将在4月16日至17日于华盛顿举行的韩美日国防部副部长助理级别人士参加的“三方安保讨论会(DTT)”上再次讨论这一问题。

实际上,太空和网络空间两个领域在军事上具有平战结合和跨域无界的特点,正迎合了日美军事同盟从地区走向全球的现实需要,也是其实现的有力支撑。无论当前还是未来,这两个领域都将是日美展开全方位军事合作的重心。新型日美军事同盟将给亚太和其他地区带来不安此次《日美防卫合作指针》修订的一个关键内容是其适用范围将钓鱼岛囊括在内,这等于是将过去应对中国的隐语做了最直接的表达,也充分体现了日美军事同盟在亚太地区遏制中国的目标指向。

1997年第一次修改指针时,朝鲜问题成为两国应对的重点目标。2012年,日本政府单方面推行所谓钓鱼岛“国有化”,严重损害中日关系。日本防卫大臣却借机向美提出,在中日关系紧张态势下,有必要修改《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此后,日方又多次炒作“中国威胁”,试图将修改指针与应对中国军力发展和海上行动挂钩。这次修改,中国俨然被日美当作加强安保合作的假想敌。从美国的角度看,修改防卫指针是为其“亚太再平衡”战略服务。美国极为看重亚太地区的主导权。

东勤观 苹乡 子依

上一篇: 台中富豪国际大饭店怎么样

下一篇: 鱼珠国际木材市场-9号门怎么样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公司简介 |商务合作

Copyright © 2012-2020 十全海外网 版权所有 0.13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