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申委未充分说明核污水泄漏问题引不满


 发布时间:2021-04-23 04:16:48

中新社东京3月21日电东京电力公司宣布,当地时间21日下午3点55分前后,福岛第一核电站3号反应堆所在建筑物的东南侧冒出灰烟,但是没有听到爆炸声。东京电力公司为此紧急撤退了正在现场从事电源修复作业的人员。日本原子力保安院称,三号反应堆周边的放射线数量没有发生明显变化。东京电力公司

关于启动核电站的必要条件(可双选),64%的受访者选择了“对安全性做出充分说明”,42%选择“查明福岛核事故原因并公开信息”。关于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报废工作,87%的受访者认为“不顺利”或“相对来说不顺利”。对于到2030年将总发电量中核电占比提升至20~22%这一政府目标,41%的受访者认为“应该进一步下调”,22%认为“应实现零核电”,只有5%认为“应上调”。另一方面,对于将太阳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占比提至22~24%的目标,55%的受访者认为“应进一步上调”。

中新网7月30日电 据日媒报道,为准备通过远程操作,抽取残留在福岛第一核电站厂房的辐射量极高的污泥,东京电力公司将于2018年度内开始对厂房内部进行去污。报道称,这些污泥将被装入屏蔽放射线的容器,保管在厂区内的其他场所。此前海啸来袭等导致其流出至厂房外部的问题令人担忧。这些污泥在第一核电站事故后不久采用法国原阿海珐公司的装置处理高浓度污水时产生。目前沉淀于海拔10米的“Process Main Building”地下贮存槽底部。

中新网2月27日电 据日本媒体报道,受日本福岛核事故影响从福岛县疏散至群马县等地的45户家庭的137人向东京电力公司和日本政府索赔总计1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200万元)的诉讼将于3月17日在前桥地方法院宣判。疏散至全国各地的居民共提起约30起同类集体诉讼,此次将是最早的宣判。围绕东日本大地震中东电和政府的地震海啸对策是否存在过失将成为焦点。原告方为原居住在疏散指示区域内的76人和区域外自主疏散的61人。他们以“失去生活基础,在陌生的地方承受精神痛苦”为由索赔精神损失费,从2013年9月起陆续提起诉讼。

近来辐射激增的幅度之大,以及所污染地下水的量之多,都让青山道夫(Michio Aoyama)认为,放射性同位素铯-137可能正以每年约300亿贝可勒尔的速度流入太平洋,此速度为去年的三倍。青山道夫是一位海洋学家,为一家政府研究机构效力,被认为是海洋辐射方面的权威。他估计,锶-90可能也正以相似的速度进入太平洋。青山博士估计,事故发生时,多达1.8万万亿贝可勒尔的铯-137流入了太平洋,他指出,如今的量较那时要小得多。

据NHK电视台报道,与此同时,福岛县和宫城县一样,警察、消防人员以及当地的街道职工共约170人也在当地沿岸搜寻地震中失踪人员的遗骨踪迹。搜寻地区主要是距离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以北约6公里处的福岛县浪江町的请户渔港周边区域。至今为止福岛县仍有204人在地震中下落不明。3月即将迎来日本311大地震及核电站泄漏事件4周年,失踪人员的线索也越来越难找寻,2月11日的搜寻行动中,搜寻人员使用了在发掘古代遗迹时使用的地下雷达,并在雷达有反应的地区借助铁铲等工具仔细寻找失踪人员的踪迹。

直到今天,缺失一手资料、缺乏独立调查,福岛核事故作为人类历史上仅有的两次7级核事故之一,各国专家对其影响竟仍所知甚少。那些承受着痛苦与孤独的甲状腺癌患者家庭,始终被忽视和边缘化。“国家的遗忘意愿”——法国《世界报》3月的一篇相关评论,给日本政府应对核事故的“心思”做了总结。人们希望灾难那一页尽快翻篇,但关键是以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现实,以什么样的出发点去处理善后。日本政府有意淡化核事故影响,从国际上讲是其缺乏道义与责任感的表现;从其国内来讲,意在逃避各种政治压力,避免影响日本形象,尤其是担心外界质疑2020年东京奥运会是否安全可靠。

中新网10月9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9日报道,日本福岛核事故后的首次福岛县知事选举当天发出公告,打出了“早日复兴”、“贴近县民”等口号。此次候选人共有6人,为史上最多,他们分别提出了重建措施,但有民众表示已对县政失望。选举将于26日进行投计票。日本自民党、民主党、公明党和社民党等各政党共同推举的内堀雅雄在递交参选申请前在福岛市内神社祈愿获胜。声称内堀是自己接班人的现任知事佐藤雄平前来支持并与之握手。此后,内堀在JR福岛站前的繁华街区发出选举“第一声”,高呼“将为正在受苦的各位灾民完成重建”。自民、民主两党国会议员和县议员及首长等100多名有关人士前来助阵,但几乎没有行人驻足倾听。从第一核电站所在的大熊町疏散到磐城市的无业者渡边恭延十分沮丧地称“看不出县政府贴近疏散者的姿态。虽然报告了居民的希望,但几乎没有变化”,并表示“正在关注候选人的话,但看不到倾听居民声音的姿态就打算弃权”。

或许最受放射性污水威胁的还是日本政府。在种种失误之后,它已不能在公民面前显得不负责任,而后者已经不信任政府的声明,并且对核能充满怀疑。有鉴于此,一些专家把当前的清污计划斥之为维护现状,方法就是说服公众,损失可以消除,而更激进的措施是不必要的,例如向被迫迁移的居民支付更多补偿金,或是永久关闭该国其他核电站。“这只是一个来避免承担责任的策略,”法政大学的社会学家船桥晴俊说。“承认几十年内没人能在核电站旁生活的话,将为各种深入问题和质疑敞开大门。

牛庆谋 金其 电子商城

上一篇: 哈萨克斯坦总统:将为意大利创造一切有利投资条件

下一篇: 哈总统会见波罗申科 称乌俄均主张和平解决危机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公司简介 |商务合作

Copyright © 2012-2020 十全海外网 版权所有 0.11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