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安全奥运”被批吹牛 核污水未被完全控制


 发布时间:2021-04-23 03:45:15

威廉王子为福岛做广告不少人可能留意到,福岛最近在国际新闻中的曝光率不低。今年2月底,英国威廉王子访日期间,在安倍邀请下来到福岛灾区,并且品尝了由当地食材制作的晚餐,成为福岛产品的“活广告”。3月,日本在同样遭受东日本大地震袭击的仙台召开世界防灾会议,其间邀请来自世界各国的与会人员

中新网10月10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9日下午在官邸与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总干事天野之弥举行会谈,再次向IAEA寻求合作以解决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造成的核污水问题。菅义伟强调“核污水问题是当前最为紧迫的问题,政府将齐心协力全力以赴。”天野对此回应说“将继续与日本保持合作。”在此之前天野先与外相岸田文雄、经济产业相茂木敏充举行了会谈。茂木指出,“可信度高的监管模式与迅速准确地向国际社会发布信息是极为重要的。”日本环境省此前宣布,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专家组将于本月14日起访日,就福岛核事故去污工作向日本政府提出建议。专家组共16人,将在日本逗留至21日。期间将就去污工作的进展情况、今后的课题以及必要政策等与环境省等部门交换意见,并考察福岛县的中央政府直属去污现场。

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泄漏事故已过去32个月,从灾区疏散的人仍然无法回家。据英国《卫报》报道,最近,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及其执政联盟发布了一份报告,敦促政府撤销让灾民重返家园的承诺。这是日本官方首次承认,从福岛第一核电站周边疏散的居民可能永远无法返回家园。“我心里清楚,我们再也不能住在这里了”每个月,74岁的渡边裕子都会回到靠近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家,在废弃已久的房子里待上几小时。回家的必备物品除了口罩,还有挂在脖子上的两个测量辐射的设备。

日本福岛县一个农业团体20日用卡车运载一头患病公牛,来到位于首都东京中心城区的农林水产省门前,要求政府调查2011年福岛第一核电站辐射泄漏事故后当地一些牲畜出现的怪病。要求调查非盈利团体“希望的牧场”主管吉泽正巳和一名同伴驾驶卡车从福岛县出发,当天下午来到农林水产省大楼门口,试图把公牛从卡车上牵至人行道,被警察阻止。“停下,停下,停下,停下,”一名身穿蓝色制服的警员爬上卡车,阻止吉泽等人,“这么做危险。绝对不行!”吉泽等农民要求农林水产省和其他政府部门调查牲畜的病因。

中新网2月21日电 据日媒报道,日本福岛县于20日宣布,在对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发生当时18岁以下、约38万人为对象进行的甲状腺检查中,于去年10月至12月新增一例疑似癌症病例,由此甲状腺癌疑似患者的人数升至185人。接受手术后确定罹患癌症的人数为145人,这一数字与截至去年12月末时相比并未出现变化。该县的检讨委员会没有改变立场称:“到现在为止的情况,很难与辐射影响联系在一起。”提及很难与辐射影响联系在一起的原因,检讨委员会表示,福岛县民的推测所受辐射量,与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相比较少,且在癌症多发的5岁以下人群中,几乎没有出现病例。

“至于政府和东京电力如何划分开支,我认为需要进行讨论并重新划分。”大岛理森说。富士通研究所资深研究员马丁·舒尔茨表示,“目前很清楚而且几乎不能被忽略的情况是,东京电力作为一家民营企业,被控制福岛核电站的任务压倒了。将东京电力国有化或进行分拆、以及政府直接介入稳定福岛反应堆的讨论再次出现。日本官员还担忧国际社会对福岛核电站的关注可能影响到东京申办2020年奥运会。日本外务省开始用英语发布福岛核电站的进展,东京都政府现在已经在其网站上发布东京的最新辐射数据。该数据显示,距离福岛约230公里的东京的辐射水平与伦敦和纽约持平或更低。

中新网6月18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18日报道,日本自民党干事长石破茂和公明党干事长井上义久当天在东京举行会谈,双方同意若在野党因环境相石原伸晃的不当发言提交不信任决议案或问责决议案,执政两党将给予反对。有关建设保管福岛核事故去污作业产生的废弃物的中间贮藏设施,日本政府与福岛县的谈判陷入僵局,环境相石原伸晃16日在官邸接受采访时称“最后要靠金钱”,认为最终将通过用地收购价格及补贴等金钱手段来解决问题。对此,日本在野党18日下午将在国会大厦召开干事长和书记局长会谈,磋商如何应对此事。石原伸晃曾在记者会上就自己的发言作出道歉称:“完全是误解。向那些对我有失格调的发言感到不快的人们致歉。石破在18日上午的会谈后,对媒体强调:“福岛的人们(对石原的发言)态度严厉。政府和执政党都必须自觉负起责任。”他表示,问题是“陷入苦难的福岛人们会收到怎样的讯息”,要求石原在参众两院环境委员会上负责做出解释。另一方面,民主党干事长大畠章宏18日批评称,石原的发言“践踏了福岛县民的心,不可饶恕。”。

此次排水的围堰包括核电站院内西侧的“H9”、“E”和核电站南侧的“G6”等区域。排出的水一部分渗透到核电站地下,一部分通过排水沟直接流到外海,即福岛第一核电站港湾外。水中能释放β射线的锶90等放射性物质的浓度为每升最高24贝克勒尔,低于法定排放的最高浓度每升30贝克勒尔。按照东京电力公司此前的做法,浓度超过每升20贝克勒尔的污水就要转移到蓄水罐中,但这次由于蓄水罐容量没有富余,浓度达每升24贝克勒尔的水也被排放到了海中。

中新网9月11日电 据日媒报道,到本月11日,日本3·11大地震发生后已经过去了6年半的时间,但在该国受灾严重的岩手县、宫城县和福岛县,仍有约2万多人生活在临时安置房里。据上述三县的统计,截至今年7月底,生活在临时安置房的人数分别为:岩手县8142人;宫城县7148人;福岛县6210人;总数超过2万1500人,相比于今年3月底为止的3万多人,减少了约30%。报道称,入住人数出现减少的原因之一是,入住者被要求集中搬往其他临时安置房。本台NHK在对各地方政府进行采访后了解到,共有828户住户不得不面临搬迁。随着灾区重建工作的推进,不少土地所有者要求收回用于搭建临时安置房的土地,预计今后被迫搬迁的人数还将有所增加。与此同时,由于在地势较高的地区建设新的集体搬迁住宅的施工仍在继续,以及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避难指令尚未取消等原因,在日本岩手县、宫城县和福岛县,预计有超过20个市町村的居民明年也将继续生活在临时安置房里。

中新网11月10日电 据共同社报道,日本东京电力公司10日宣布,对东日本大地震后3月15日发生氢气爆炸的福岛第一核电站4号机组反应堆厂房进行调查后,认为以4楼空调排气管附近为中心发生爆炸的可能性较高。东电再次表示有氢气通过和3号机组相连的配管流入4号机组。东电8日调查了4号机组反应堆厂房(共5层)的3~5楼。4楼大部分排气管已损坏为残骸,5楼排气管吸入口的铁丝网向着和原来空气流向相反的方向弯曲。此外,4楼地面塌陷,而5楼地面有部分突起,因此爆炸发生在4楼空调导管附近的可能性增大。4号机组的空调排气管通过配管和3号机组的排气管相连。东电调查了配管的过滤器,认为3号机组产生的氢气通过这一配管倒流进了4号机组。

渠桥 罗普斯 联俄

上一篇: 纳扎尔巴耶夫致电祝贺阿利耶夫再次当选阿塞拜疆总统

下一篇: 阿富汗总统办公室:正在调查有关奥马尔死亡说法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公司简介 |商务合作

Copyright © 2012-2020 十全海外网 版权所有 0.15429